2236一席话 作者:笔龙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1-07
  •     年底更近了。

        华京方面提出,官员与企业之间要保持“亲清”的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却是很难把握的,稍一不慎,可能就会“过亲”,而“清”却不好说了。为此,梁健的把握就是,与企业家打交道尽量帮助把事情办好,但是吃饭就免了,万不得已一定要吃饭,他也不喝酒。这样坚持了几个月之后,企业大都也就不请他了,因为梁健不喝酒,其他人也不好喝,吃饭的氛围就没有了。

        这样一来,梁健到了周末倒反而清闲了下来。这天中午,他意外地接到了毕部长的电话:“梁健同志,周末应酬是否排得很满,回不了华京了啊?”梁健接到毕部长的电话,心情颇为激动,他说:“哪有啊毕部长,我除了会议自助餐,现在都没啥什么应酬了!”毕部长笑着道:“这样好,其实也给你们领导腾出了手脚,可以集中精力抓工作,也可以挤出时间来充电。”梁健说:“毕部长说得对,我最近也在

        梁健道:“毕部长,我有空,马上来。”毕部长说:“项瑾如果有空的话,你去接她一下一起来吧,现在项教授在国外都很有名呢!我老伴说也想要见见项瑾,她说今天要亲自下厨,在家里请你们俩。”毕部长邀请到家里吃饭,这可是非常高的待遇啊,一般就算是地方一把手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或者可以说,这不是待遇,这是感情。

        毕部长的妻子张虹,也是老的人大教授,既是官太太,又是学者。在华京的官场中,大家也都知道,毕部长的妻子张虹,是属于不太好相处的官太太。毕华有些惧内,对妻子的要求,一般不敢怠慢。梁健心想,难道今天毕部长打电话过来,说要见梁健,莫不成是因为他夫人张虹要见项瑾啊?梁健就说:“没有问题,我给项瑾打电话,让她到车站来接我。”毕华笑着道:“让你夫人去接你?你好意思啊?”梁健装酷道:“老婆是用来干吗的?关键时候就是当司机的。”毕部长也笑道:“梁健同志,还是你厉害!”

        梁健给项瑾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要回华京了,并且说,一起去毕部长家里吃饭。项瑾没多说什么,只说,会提前到高铁站接他。如果是一般的女人,听说要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家里吃晚饭,要么拘禁不安、要么激动不已了。但是,项瑾却没有什么反应。这跟项瑾的家庭背景有关系,看得多了,对于权贵、金钱都产生了免疫。这也确保了梁健的后院不会起火。梁健感觉,自己这一生能遇上项瑾,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福气了。

        跟项瑾打完了电话,梁健就出了办公室,对牛达说了一句“我去一趟省委”,就走出去了。牛达听梁健说明了去向,也就没有跟出去。梁健今天要提早离开江中,还是来跟沈伟光说一下吧。年底不比平常,有事情得跟主要领导提早通个气。沈伟光听说梁健要回华京,就问他有什么急事吗?梁健说也不是什么急事,毕部长说让自己去一趟。这个事情,梁健也不准备藏着掖着。

        沈伟光听了之后,立刻道:“既然是毕部长让你去,那就赶紧去吧。其实有些事情,你自己去做就好,不需要向我汇报,我对你放心。”言下之意,他对其他某些领导是不太放心的。但是,沈伟光的话只说了一半。梁健回答道:“感谢沈书记的信任。”沈伟光说:“据说,华京开始下雪了,你北上保暖工作要做好。”

        果然,下午三点多,高铁经过济南之后,天空之中就已经飘起了雪花。到了津门之后,地面、屋顶都已经一片雪白,到了华京雪很大。从高铁站出来,梁健闻到空气中故都特有的雪味,又是陌生、又是亲切。这时候,她瞧见项瑾的越野车已经行驶过来了。梁健心里一喜,他等车一停,就跳了上副驾驶室。“爸爸。”“我的好爸爸!”

        出乎梁健的意料之外,车上竟然是霓裳和唐力。这两个小家伙怎么样也在?梁健朝项瑾投去疑问的一眼,项瑾清美的眼睛瞥了他一眼说:“他们听说你要回来,一定要来接你。我拗不过他们!”可以看出,项瑾对这俩小家伙是非常疼爱的。但是,项瑾也顾及到,到毕部长家去带上他们恐怕不太礼貌,毕竟人家只邀请了他们夫妇俩。项瑾就说:“要不,先把他们送回家?”

        梁健却说:“既然来了。就一起去吧!”“噢,爸爸真好!”“爸爸,我爱你!”霓裳从后座探过头来,在梁健的脸上亲了一口,被女儿一亲,梁健的心都要溶化了。唐力也爬过来,抱住了梁健的脖子,想要爬到前座梁健的身上来。项瑾警告道:“如果你们想要一起去,都乖乖地呆着。”两个小家伙就不出声,相互之间窃笑着。

        下午五点半左右,他们到达了毕部长的家里了。毕部长的家,即不是别墅,也不是排屋,是以前机关房的多层,一楼,前面有个小院子,栽种着花草,目前都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白雪。毕部长的夫人张虹,看到梁健一家人都去了,非但没有介意,还高兴得很。她将霓裳和唐力都抱了抱,又去拿巧克力、水果给他们吃,并对毕部长说:“老毕,这两个小宝贝来,晚饭我就不做了,你来下厨吧。”

        “我在家里,就是这地位。”毕部长朝梁健苦笑了一下。梁健对毕部长说:“毕部长,这是福气啊。万事万物讲究一个平衡,您在外面地位高,在家里就应该低一点,这样才能平衡啊。我跟您一样。”张虹听了说:“梁健,你说得好。你们在外面领导别人,在家里就要接受我们的领导,这样才不会出事!项瑾,你说是不是?今天让他们两个男人做顿饭给我们吃!霓裳、唐力,两个宝贝,我给你们猜个谜语!”“好啊,好啊!”

        毕部长冲梁健道:“梁健同志,你来搭把手吧,这顿晚饭只能靠我们了。”梁健笑说:“没有问题,毕部长。我也来几个拿手菜。”毕部长点着了火,将切好的肉块倒入油锅之中,顿时就冒出了红烧肉的香味来了。毕部长说:“我们来做这顿饭也好,我可以多烧点红烧肉!”梁健笑着道:“红烧肉好吃,但也不能贪吃啊。”

        毕部长一边炒菜,一边说:“梁健啊,有个事情,你可能会生我的气。”梁健道:“怎么可能,毕部长一直都很关心我,我感谢还来不及。”毕部长朝梁健瞥了一眼道:“你确定不会生气?有首长跟我说,想要推荐你去中西部省份担任一把手,被我替你给推了。”梁健一怔。中西部省份的一把手?他目前还只是常务副省长而已,如果直接上一把手的话,那绝对是跳级般的任用啊。梁健的心里掠过了一丝惊异,还有一份激动。

        但是,他马上又镇定了下来。既然毕部长说,替他推了,肯定有其道理,梁健就说:“我相信毕部长是为了我好。”毕华转过头来,盯着梁健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确定梁健是真诚的,他才道:“你也别以为我完全是为了你好。其实,我和崔部长也都有私心。目前江中的这个班子还不太理想,所以不能让你走。要等整个盘子活了,有几个人能到江中了,我们才能让你走。

        “此外,当前的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对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存在于全国的东部和中西部,也存在于江中的东部和中西部。我们希望你能先把江中这个小中西部的问题解决了,积累了经验、扎实了基础,再去解决国家大中西部的问题……梁健同志,我的这个考虑,你能接受吗?”

        听了毕部长的话,梁健非但没有怪毕部长的意思,他心中更是对毕部长充满了感激。毕部长是了解自己的,如果让他梁健现在去主政一方,他会感觉自己的经验储备和能力储备都还有不足。毕部长为他设定的路线,更符合他的实际。同时,毕部长给他带来的消息告诉他,高层已经非常关注他了。这让梁健更有信心、也倍感压力。梁健回答:“我能接受,我也希望能这么踏踏实实、一步步地走下去。”

        “很好。”毕部长说,忽然又大声叫了起来,“糟糕,红烧肉要烧焦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存1元送18元彩金上一页        存1元送18元彩金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