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4章 点到为止 作者:队长是我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1-07
  •     白建明现在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我这个女婿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Ωヤ

        “……”白童惜一囧,耳根也跟着微微泛红。

        “我原以为是他宠着你比较多,没想到……”白建明摸了摸下巴,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白童惜只好解释:“不是的爸,一直以来都是他宠我比较多,不过偶尔……他也会像个小孩子一样,缠着我要糖吃。”

        白建明饶有兴趣的看着大女儿颊边的红晕,打趣道:“不给就捣蛋?”

        白童惜想起孟沛远耍赖的样子,跟着忍俊不禁道:“是呀,不给就捣蛋,可坏了。”

        “有意思。”白建明笑道。

        他原本一直有个担心,那就是像孟家那种家庭出来的孩子,要么就是铁骨铮铮不苟言笑的硬汉,要么就是滑不溜手像狐狸一样的商人。

        没想到,他的女婿心里居然住着一个宝宝,随时随地都能和他的童童玩到一块儿去,这样很好。

        *

        泰安集团。

        白童惜的一通电话,让孟沛远神清气爽的同时,也让高层们认清了一个现实,那就是传言有误,还是大误!谁信谁倒霉!

        田柯不安的扭了扭身子,他现在是真怕孟沛远拿他开刀,偏偏再过不久,就要轮到他做报告了,他连缩小存在感都没办法。

        几分钟后——

        “田总,田总?”邻座的人用胳膊轻撞了一下田柯,语气中有着看好戏的成分:“发什么呆呢,轮到你了。”

        田柯微微白着脸,整个人都不是很在状态,倒不是他故意要这样,而是他现在很紧张,这份紧张随着轮到他做报告的推进而越演越烈,导致他到后面连身体带脑袋都僵住了。

        这时,在听到提醒后,田柯忙深吸了一口气,入目的,是其他高层意味深长的打量,他知道他们在看什么,不就是想看他的笑话吗!

        这也怨不得高层们如此表现,主要是田柯和方晴谈恋爱的事,在公司里不是秘密,虽说骂白童惜是疯子的人是方晴,但谁知道护短的孟总会不会把田柯一并罚了呢?

        下一秒,田柯听到身处上位的孟沛远,徐徐开口:“田总这两天是没有休息好吗?怎么恍恍惚惚的?”

        田柯忙抹了把脸,给自己拼命打了下气后,才说:“谢、谢谢孟总关心,我这两天,身体是有些不适。”

        他以为这样说就能掩饰刚才的失态了。

        岂料孟沛远“体谅”的说:“哦,是吗?既然田总身体不适,不如回家休养一段时间?”

        田柯只觉晴天霹雳,十分惊慌失措的喊了声:“不用了!”

        “嗯?”孟沛远眉目淡淡的看他。

        田柯急得舔了好几下嘴唇:“孟总,我这只是……小小的不舒服,完全不会影响日常工作的!”

        孟沛远以手抵唇,审视了他片刻后,说:“田总还是不要勉强了吧,今天开会你出神、发呆的次数可比一整年加起来还多,我看你脸色也不太好,还是向公司请假一段时间吧。”

        田柯急得脸红脖子粗:“孟总……”

        孟沛远却给了他一个“别说话”的手势:“田总放心,请假期间,你的岗位包括你的工作,我都会暂时任命给你的副手,你不需要有顾虑。”

        就是这样,他才有顾虑啊!

        田柯急得都快疯了,心想他这跟被罢免了有什么区别?

        明明他已经对方晴落井下石了一番,为什么孟总还不肯放过他!

        田柯又气又委屈的面孔,落入孟沛远、秘书小姐、李经理眼中,是痛快,但落入其他高层眼中,却惹得人人自危。

        他们知道,孟总这是杀鸡给猴看呢,之前他们认为的“事情到了方晴那里就告一段落”,根本就是错误的!

        孟总这把牛刀,只是见了方晴这么一个小小职员的血,还不够!

        他要的是能真正震慑他们的目标,而很不幸的,那个和方晴有着感情瓜葛的田柯,成了靶子!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仅仅是因为田柯是方晴的男朋友,就要遭受迁怒的话,那么高层们必定会腹诽孟沛远犹如古时候的暴君,为了美人昏了头。

        但偏偏田柯经常在工作时间和方晴腻腻歪歪,这是有眼睛的都看得到的事实。

        因此,高层们不仅一个屁都不敢放,还要夸孟沛远做得好,做得妙,做得呱呱叫!

        田柯忍受着四面八方的视线,半响,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孟总,等我身体好了以后,还能回来上班吗?”

        “你说呢?”孟沛远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而是反问了一句。

        田柯哽了一下后,眼巴巴的说:“我……我想回来上班,求您了,求您了,孟总……”

        “那就回来呗。”孟沛远满不在乎的说道。

        嗯???

        就这么放过田柯了?

        一时间,高层们又起了别样的心思,大多认为孟沛远敲打归敲打,但还是点到为止的,毕竟田柯再怎么说,也是高层之一啊。

        田柯傻了一下后,忙不迭的说:“是!是是是……我一定会回来的!请孟总放心!”

        说着,开始七手八脚地抓起桌上的报告,大着舌头进行汇报。

        大半个小时过去后——

        孟沛远问:“好了,大家还有什么遗漏的吗?”

        高层们摇头。

        孟沛远于是点了点头:“那好,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在高层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只听孟沛远突然说:“哦对了,今年公司要进行职员考核,希望大家都能拿出最佳状态,免得被新人拍死在沙滩上。”

        闻言,高层们下意识的朝田柯看去,而田柯则是完全僵在了原地。

        是啊,就算能回来上班又怎样?今年是“职员考核年”,他就是表现得再好,只要孟总来一句“不行”,就会尽失所有!

        待孟沛远的身影远去后,才有人敢吱声:“唉!没想到孟总这么……”

        岂料那人刚说话,就被旁人打断:“慎言!”

        “你想成为第二个方晴还是田柯?”

        “现在还敢嚼孟总的舌根,不要命了?”

        ……一时间,泰安集团从高层到中层再到底层,人人自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存1元送18元彩金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